bibi

丧,不定期失踪

23字母挑战

其实是26字母但是最后三个实在是()有机会补上吧!有刀,平行世界有,ooc有。











Aim
剑指之处,就是爱人的心脏所在之处
Before
他还在母后的疼爱下,他还没有戴上面具,他还在阳光下,他还在笑着。
她与兄弟姐妹们欢笑着,她还没有拿起武器,她还没有背负起这个国家,她还活着。
Choose
倘若你的死亡可以为这个国家带来和平/达成我的复仇大业,那么在所不惜,一定除掉你。哪怕我爱你。
Death
她就倒在他的面前。她的眼睛闭上了,就再也没有睁开过。于是他再一次一无所有。
Early
早期他们兵刃相向,眼里没有彼此。
Flower
她喜欢那片开在长安城前那无名的野花,看着它们随风摇曳着,一天的烦恼也能随之丢失。可是那魔物不曾理会她少女般的心思,她也无人可以倾诉,只是今天铺上那一束突如其来的花束让她几欲流泪。
Golden
她望着他的时候,眼眸里藏着金子般,再一次勾走了他的注意力。所以他每一次都没有听清她的告白
Honor
她被人们相拥着感激和祝贺,她笑着看着他们,眼底藏着不易察觉的泪光。我护住着大唐的代价是,所有。
Identical
她几乎一眼就认出他来了,即便他现在戴着面具,尽管他没有出声。但她就是知道,虽然她什么也不会说。
Joke
“我脸上有血么?”花木兰问他,他不懂她的用意但每次都会好好应答。因为她不是那种会开玩笑话的人。最后一次“你看我脸上有血么?”他就哭了。只有当高长恭每次回答她问题的时候,花木兰才能确定这个男人是在看着她的,如此想着,她的眼睛就这样闭上了。
Kiss
她轻轻伸出手环住他,好像默许了些什么,所以他弯下腰,缓慢的吻上他的女孩。
Light
混迹于黑暗之中,整个世界就不会再有光亮了。但是她一出现,整个世界就重新绽放光彩,哪怕只是片刻。
Mother
母亲送走她的时候充满不舍,可这也没有阻止她的参军,偶尔在深夜才会想起那张临行前的泪脸。她不会做错的,只是渴望胜利,又渴望久违的照顾。
Nobody
“报告长官,这次清敌活动,无人生还。”
Open
他内心仿佛有道门,把他所有心事都锁在里面,他找不到钥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打开。
Power
他手握短刃,就孤身一人,他是不想与她为敌的。命运如此,毫无办法。
Quiet
这样的夜晚总是很常见的,安静又寂寞。他栖身于这样的夜晚,她就闯入进来了。夜晚便不是安静的了。
Race
这样的比试实在太多了,从他们确立关系后也从未间断过,可是那刀刃为何不再变得锋利,力度也不如以往。谁知道呢?
Simple
她想如果还乡,她想和他就过过一般人的日子。不用猜疑,不用嫉妒,不用害怕。养育自己的孩子,就算日子再苦也没事。她就想过过这样的日子。
Truth
她用颤抖的双手揭开了自己渴望却又不忍心知道的秘密“为什么?”他以为她会直接被她给一刀毙命,直到面具的揭开。她的声音也不再平静“这就是,真相啊”他这样说道,心却好似被揪了的疼痛。
Unusual
常常发现队长和平日里不太一样,每天心情都很好一样,笑颜常开的。
Victory

Withered(凋零)
那花儿都凋零了,士兵奇怪的想“是谁在长官墓前放了这么一束花儿呢?”

希望可以找到双兰群真的可以稍微产量的呜呜呜呜渴望找到组织
我找到就删w
占tag致歉

或许

很ooc的双兰,时隔第一篇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有人看懂了么(其实没有)注意⚠️人称她和他均没有弄错,请自行体会











最终,她只能把他们的爱情埋在了那个十字路口。
———《题记》
第2030次
他在心里叹息,那句话究竟会有多么难过出口呢?说出来会不会改变些什么?即使现在他们的关系才刚刚缓和,即使……
他能做的又是什么呢?躲在暗处仰视他心中的爱人,而他们之间隔着那座长安城,就永远不可能。
可谁都没有说过什么,如果他们心意相通?哦,老天,他或许会哭出来的有可能,她怎么会喜欢上自己呢?
看看他们平日的相处,看看他的行为,那不是爱恋,反倒像是在搏杀。又有什么办法呢?这敌对的关系可不因为他的心事而有改变。
算了吧,他都想认命了。这样子的自己,没有资格再去爱别人了,这样不堪,这样狰狞。他的爱藏得太深了,他有时候还会对自己质疑。
得了吧,自己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在背后捅人一刀的事情还少吗?找了大唐麻烦的不是自己吗?最初害的她离开长城的不是自己么?
况且,就算她因为脑子犯浑答应了,他也断定他们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她护的,是他要毁的。
如果爱人之间的利益还不能一致,如何才能敞开心扉拥抱彼此?想到这里他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说与不说,带来的后果是一致的,愈行愈远。
毕竟他就是个小人,只能干干背后的事情,做不了承诺。
是打算去做告别,告别下自己冲动的爱情,无果的爱人。躲在暗处的把戏,也到此为止了。
“喂,兰陵王,你在的吧?”但你为何叫住了我,使我的心心意动摇,我差点就放弃你了。“我知道你躲在这里,连气息都变了”他没有出声,只是在等着她的下文“嘿,还不出来么,姐可没空等你”他犹豫了,在他抬脚的那一瞬间“算了,你不这么打算,是姐自作多情了”
他没办法张嘴在说些什么,那突如其来的杀父杀母灭族的仇恨的压力堵住了一起的话语
直到她再也没有声音,他知道她走远了,也不会再回来了
是这样啊,是自己亲手断葬了那条线么?
回答是“或许吧”毕竟谁都没有错啊。

求加好友

BCYNF2856我的id🌝
https://cookierun.com/zh-TW/invite?m=BCYNF2856&n=6auY5p2J6JSa54%2BJ顺便求求能不能邀请下子
占tag致歉

好垃圾啊我,那篇文想的和写的不一样啊,很失望了,准备闭关修炼,啊啊啊啊啊,什么时候才可以把自己喜欢的cp写到我喜欢的样子?

永恒

严重ooc(?)慎入!!反正连原著影子都看不到了!



这个游戏,到最后也不会有生还者
每个人,都会死



包括你————嘉德罗斯



我是第1220号参赛者 元力技能?隐身
目的? 我只是认为好玩,尽管我没有实力,单纯一点的说:我只是来送死的,看起来隐身好像很实用,其实只有我知道,在一定条件下,我必须自动暴露。实现任何梦想?我想,不会有人在这个游戏中存活,活下来又何妨?即便身边无一人,孤单称王如果能让你感到快活,我想,你适合来这个游戏。
这是我来这个比赛的第2个月,看透了身边的黑暗,大家表面笑嘻嘻,称兄道弟这种事情,真是见怪不怪
这里是 黑色的啊。 到底哪里才可能找到一丝阳光?
今天光明依旧没有到来,我忍不住笑出声,这里本来就不会拥有光明,早知道这件事的我早就自欺欺人
那一天,我看到了光
大厅里早就是第一名与第二名的场地,一旁漠视的我,心里对第一名的孩子气深深厌恶,自大又任性,狂妄却又有狂妄的资本,头发是金色的,看起来和光毫无区别,可是,这不是光,他只会灼热的燃烧着大地,他不会敞开怀抱拥你入怀,他是高高在上,他炙烤着大地,发誓要将星球上所有存活的生物一一毁灭

他脸上那颗黑色星星象征着他至高无上的身份

嘉德罗斯?他是个王,可他却不应是个王

然后他就似奇迹般降临了,光
我看到如同嘉德罗斯般耀眼的发色,看到他蓝色的眼睛,如同一抹阳光照射进整个大厅,我想,这就是自己寻找的。
金?我看到未来的他势必将这片原本死寂的星球搅得天翻地覆,他一定是,来拯救,而不是毁灭
我相信着,他会坦然面对所有的一切,成为王

常见的,可以看到金一直跟在格瑞的身后,然后是嘉德罗斯出现“渣渣”他这样称呼金

可是当他看到金身上独一无二的能力后,我想,王绝对沉迷在这这个独一无二的人身上

越来越常见到,相同的发色

“渣渣”也似乎叫的更加亲密

好像也越来越也不在害怕了

一切都很美好

我想这不是什么好兆头,毕竟这个游戏的存在就不将美好彻底摧毁

在树林间隐匿的我,听到了这个大赛最让我动心的声音

“嘉嘉嘉德罗斯,这里真的可以看到星星么?”

“喂,渣渣,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明明就有,上次啊…………”

“给我闭嘴吧,渣渣,你抬头看看”

“哇!!!嘉德罗斯你快看看,好漂亮……”

我想我听到了嘉德罗斯的轻笑,至于身边那个男孩?在兴奋后声音慢慢减弱,直到没有声音

在不远处的我,看到两幅靠在一起的身躯,安静的坐在草地上

往日看到那照耀的大地的金发仿佛今晚就像冬日火炉那般温暖柔和

“切,渣渣就是麻烦,真是,太轻了啊”

然后我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

王,也是堕落了爱情

最后一次见面,我正在被回收元力,感觉到了身体渐渐飘散,我曾经在他到来第一天许下的那个愿望是否可以成真?我不知道啊

可是闭眼前

“喂,渣渣!老子告诉你,不准死!听到没!渣渣!!”

终究,光也避免不了消失的那一天么?

按理说这个故事我应该看不到结尾,可是这一切的重来,在我看到那高高在上的天使裁判长我突然明白了,他依然耀眼到我睁不开眼,他的金发长到挡住了那颗星星,可是依旧掩盖不住重新见到金的眼神

这些都可以重来过,可是身份有殊,已经回不到从前了啊

“参赛者金,这是个充满无限可能的比赛,你准备好了么?”




他们还都是孩子,他们不懂爱,在这个混沌的星球,凭着相互的吸引走到一起,没有说过爱,因为他们不懂得如何说出口,时间太短了,他们来不及体会,就要分别,现在你永远可以看到他,可你不能陪他在看看那个时候的星星,什么都不复存在


秘制ooc,写的太慌了,有时间会再修改的,感谢阅读,或许是把刀子??反正这个ooc我用定了!





应援文

【赤司征十郎应援文】
多幸运
第一眼在海报上,你只露出背影
让人捉摸不透
动画上的你出场次数屈指可数
多的都是背影
可并不影响我们依旧对你的喜欢
秀德一战
你显露实力,吸引万众目光
诚凛一战
你有着不甘,但你祝福他们
last game中
我们见证你的再一次成长
极限是用来打破的,你的命令即是唯一
第一眼,到底决定了多少?
茫茫人海中,你就是唯一
能够相遇,是多么不容易
多幸运,在最美的年纪
遇见你,没有遗憾和可惜
寻寻觅觅千万种答案
为什么会是你
回答是
因为你是赤司征十郎
仅此而已
你是年少的欢喜
活跃在心中深处
你是每个赤厨心中独一无二的心动
我仍然记得你在场上的每个动作
那是王者
带着你霸气的语录
我唯一的王
虽人终有一败
可你永不言败
多少人还记得你温柔的时候
还记得你多么为队友考虑
与自己身份最不符的
是你叨叨絮絮为队友操心的样子
是温柔的绅士
亦是球场是霸气控球的后卫
明明做任何事都很好
却力争到完美
百战百胜
我想是对你最好的称赞
可你是多累啊
身上有着赤司一姓
肩上不仅仅是背负着篮球
还有家族
你很努力,明明万事都有天赋
不仅担着篮球队队长
也是学生会长
所以你不想输
因为使命太大太多
可是再完美的人也有败落的时候
回头看看
我们就在后面
无论是仆赤还是俺赤
我们依旧爱着
因为那都是你
在这最后一战
我们要让你重回顶峰
哪怕前路漫漫,阻碍重重
无所畏惧
因为是你
只要这抹赤色依旧在
我们就有勇气陪着你一起走下去


欢迎喜欢这位干净认真又温柔的小伙伴加群来问他做这最后一战!欢迎加入赤司b萌应援✂答题,群号码:363335499
这对征十郎来说很重要,麻烦了





我为黑暗服务
你觉得身入黑暗的我,还有机会脱身么?
--------兰陵王
初见是因为不得已的任务,因为成功了,便是我报复的大好时机
我混入了敌营,也遇见了她
在那黑暗混沌的时候,那一抹粉色,在我心间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也至于到了结尾,才会如此痛心,令我绝望。
她大大咧咧地向我走来,豪气的拍肩,爽朗的笑声:“喂,新来的,报个名、以后姐罩着你!”不知怎的,脱口而出的“高长恭”也令我吓了一跳,竟然在第一次见面就暴露了真名,我傻傻的站在那边,不知原因。以后的日子中,突然才明白了,因为她是太阳,而我呢,是个没穿衣服的孩子,遇见了,就拼命往上凑,忘了,太近会被晒伤。
在那之后的日子,我被分派给了她,她带着我出任务,习武,与我之间亲密无间,而我也多了一个外号“幽灵”,她嘲笑我一天神出鬼没,不见个踪影,找不着人“幽灵么?”我想还真是贴切。
然而自从与他在一起、事情也逐渐脱离我心中所想,原本计划着将她在那次战争中杀害,可看到她陷入围攻,却忍不住跑去,还将自己弄成重伤,在营中躺了十几天,看着她一边骂着我却又为我包扎,喂药。一直有个声音在说“你可真傻。”她还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刀赠予我,对着我轻言轻语“高长恭,日后若怕了,这把刀陪着你,保护你”那本是一对,用于保护你周全的小刀啊,如此轻易就把其中一把送给了一位叛徒,用来,保护他。
那是最后一场战役,临行前一个晚上,她还紧张地对自己说“我有点紧张哎,幽灵,我该怎么办?”我看着她,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这么看着她“算了,和你说了也没用,知道么?如果赢了,我就可以回到故乡,回到亲人怀抱中,可以重回女儿身”她突然看向我“那你呢,高长恭,你回家么?”家,多么遥远的字,我站在那儿,尽可能平复心情“我没有亲人”她却不以为然,握住我的手“那没事啊,同我一起回家啊,好么,长恭?”那么温暖的手心,如此温柔的请求,我闭上眼,极力不去想明天会发生的事,我说“好”但是木兰,对不起,我有罪。
我还是背叛了她,因为我始终不能忘记自己的目的。
我不知道她如何看我,大概是十分憎恶吧,我也不想去看她的眼睛,我怕,我会放弃所有。
我知道她撤退了,所以我不惜动用几十人也要去追击,哪怕敌军只有几人。再见时,她以全无以前模样,我依然不去看她的眼睛,也知道有多么愤怒看向我。我知道,不过一个晚上,故人早已不是故人。可我没想到,她会替我挨刀,没想到她会望向我说“一命抵一命,我们互不相欠,但是你这个叛徒,呸!”我几乎没来得及扶住她,她就这么倒下了,我突然觉得好冷,就像遇见她以前那样
是太阳下山了吧?
我从怀中掏出她的小刀,紧握着,那眼角的泪一定不是我流下的
我想蹲下来,在你耳边说“木兰,你还没带我回家,我还未曾看过你女儿身,我也还没说,木兰,我爱你。
可我是个罪人,活在由仇恨堆积起来的世界,仇恨没了,便什么都没有了,即使代价是永生活在黑暗中,不曾有救赎。

小记:为什么兰陵王没有为了木兰放弃复仇?
这个是我自己的见解,会和人有些出入,不要建议qwq
兰陵王因复仇而来,坦白说,无复仇这件事,他与木兰不会相遇,相遇了也不会交集,他呢,活在复仇恨意中,所做任何事均是为了报仇,木兰是个不该出现在他生命中的意外了。
想堆积木,有人用善意,而有人用恨意,兰陵王用的就是仇恨,他不是没想过要与木兰长厮守,甚至他去追木兰也是为了私心,他还想与木兰在一起,却忘了,木兰无非他人,终不能原谅背弃之人。积木抽动了底基,就会轰然倒塌,所以他只能对不起木兰,因为复仇这件事,凌驾于任何事情上,他会一辈子活在黑暗中,曾有人拉他出来,可人亡,心失,重回过往之地
最终是花凋曲终人散
倘若相遇是劫,必定不会踏入那军营,对吧,长恭?
夜里时常梦到那一抹粉色,在眼前拂过,耳边是笑声,掌心是温暖,眼前是心上人
终究,连梦里都不放过我么?木兰?
总而言之,一个是太阳,一个是缺乏阳光的人,理应互补,可终究不能靠的太近,最后两败俱伤

呐,你听说过,有个叫幽灵的人么?
木兰闭上眼睛,眼看敌军就要上前,她却坐在这边和你,一个无名小兵说话
你紧张望向不远处,你仿佛已经听到那快马加鞭的声音,而自己的将军,却在这里和自己谈心?
“将军。。。那敌军。。。”你望向她
“说起来,我和他第一次是怎么遇见的啊,大概是在军营里吧,真是的,明明就在一个军营里面啊,带着面具,时刻紧张的样子真是好笑…”
“将军!”你不忍将她打断,却还是忍不住拉住她“将军,现在十万火急,请你别在这儿谈论那些有的没。”你也顾不上什么会惹到将军什么的,你只知道,敌军马上就要包围你们,你们没粮没水,加上几天逃跑,已经筋疲力尽,敌后的穷追不舍,已经让你心惊胆战,你知道,抓住了将军,敌国也就有了把柄,一个掌握国家的人把柄。
木兰明显没听出你紧张的语气,也没有指责你些什么,然而接着往下说
“他摘下面具的样子可真的好看,我们在一起并肩作战的日子也让我怀念,他还曾经救过我一命呢,啊,当时可真令人怀念,我将自己身边包命的东西送给了他,真是的,他明明从未说过保护我什么的,但我认为他会一直保护我的啊,虽然他表面总是冷冰冰的,我以为总会暖起来的,对啊,我以为。。。
木兰突然张开双眼,望向敌军出现的地方,眼神中包含着太多你不懂得东西,悲伤,愤怒…
你绝望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已经到了啊
不过令你没想到的是,他们直接冲着将军来,为首的那个男人带着面具,冷冰冰的站在那边“花木兰,好久不见,你这样可真是狼狈啊。”
你一惊,却不想听到将军那句“呸,你不配喊我名字,幽灵,啊不对,现在该叫你兰陵王了吧,你就是个叛徒!”木兰眼里充满着愤怒,与刚才那个轻声轻语讲着自己过往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
那个被叫做兰陵王的人反而并不在乎这些,他挥手向他的部下,指示他们将你们带走,你望向将军,原本坐在地上的她,此刻已经站了起来,你们什么也没说,却都明白了
你知道,这是你们最后的反抗了,你拿起刀,想也没想就直直冲向了兰陵王,本就站在那边的他,着实没想到来了这么一出,就在快要得手之时,你没想到,面前一道身影“将军,这是叛国罪!”
她没回头,看着那个男人“兰陵王,这样我们算互不相欠,但是,高长恭你这个叛徒,呸”
你迅速被他们压制住,你望向兰陵王,他看着将军倒下的地方,许久,从怀中拿出了一把小刀,你分外眼熟,这不是将军自称丢失的那把刀么,敌军问他“这个要带回去么”
他望向你“呵,不过是无名小卒而已,当场杀了吧”
可你在临行前,看到他转过身,不愿让人看到一滴泪
将军,你是否也看到